神马影视理论大全

  •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廣東省人民政府首頁  >  要聞動態  >  廣東要聞

中建二局三公司首次利用新科技混凝土

来源: 中国新闻网     时间: 2020年08月10日 15:56
【字體:

銅梁縣附近那條街服務正在(叫ktv妹子)在全啪找這有全套那一晚上多少_█珍珍姐+V芯:87762895〗非誠信█請勿擾〖珍珍姐+V芯:87762895〗半個,小時,美女,我們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點〖珍珍姐+V芯:87762895█_山西廉政微電影《忠誠》獲亞太地區影響力影片


█珍珍姐+V芯:87762895〗非誠信█請勿擾〖珍珍姐+V芯:87762895〗半個,小時,美女,我們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點〖珍珍姐+V芯:87762895█_

2018年股票型基金甚至無一實現正收益,而一批嚴格控制回撤的混合型基金業績表現脫穎而出,爲持有人贏得絕對收益。目前正在發行的中銀景元回報混合型基金,正是由中銀基金公司的絕對收益團隊操刀,尤其適合風險偏好較低、追求穩健收益的投資者。

中銀景元回報的權益倉位爲20%到60%,既可順應震蕩修複行情下投資者的穩健投資需求,又可以把握股票市場反彈機會提升收益。該基金擬任基金經理塗海強表示,將優先追求收益的確定性,優化股債平衡,做好高等級中期信用債底倉配置,並利用大類資産配置降低組合風險。此外,將通過持有高分紅的績優藍籌股和具備長期成長潛力、長期分紅能力的股票。鑒于追求絕對收益,更關注行業結構和個股選擇,並執行嚴格的止盈止損機制,以嚴控風險。

去年,中銀基金絕對收益團隊則拿出了一張亮眼的成績單,管理的産品幾乎全部實現正收益,唯一一只未實現正收益的基金跌幅也僅爲0.48%,業績全部位列行業前1/4,絕大多數排名前17%。以追求絕對收益爲目標、嚴控風險、嚴控回撤,堪稱資産的“避風港”。

除正在發行的中銀景元回報,中銀絕對收益團隊旗下還有3只采用類似投資策略的“回報”系列基金——中銀新回報、中銀景福回報、中銀雙息回報,且在2018年均實現正收益。以其中成立時間最長的中銀新回報爲例,截至2019年2月20日,該基金成立以來總回報爲18.73%,而同期滬深300指數下跌13.64%,同類基金漲幅均值僅爲1.74%。與同期大盤相比,中銀新回報回撤極小,2016年1月4日至1月28日期間,上證綜指大跌24.96%,中銀新回報僅回撤0.15%;2017年4月11日至5月10日期間,資本市場遭遇“股債雙殺”,上證綜指下跌6.63%,中證全債下跌1.19%,而中銀新回報上漲0.24%;2018年5月24日到7月5日,上證綜指下跌14.95%,中銀新回報逆市上漲0.81%。

2019年開年來,權益類市場轉暖,中銀基金認爲,2019年債券收益確定性較明顯,A股則會迎來更多機會,年初公布的貨幣金融市場數據超出預期,進而有擡升市場風險偏好的趨勢,高股息板塊及成長股有望迎來一波行情。

銀河證券統計顯示,2018年中銀基金股票投資管理能力在參評的全部92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三,在規模前十大基金公司中排名第一。憑借領先行業的優異業績,截至2018年末,中銀基金資産管理總規模超7600億元,其中公募資産管理規模突破4000億元,剔除貨幣及理財基金後的公募規模達1876億元,穩居行業前十。(CIS)

    孩子收的壓歲錢,該歸誰?

    專家認爲:先要弄清是禮尚往來還是指定贈予

    春節剛過,但壓歲錢的“衆說紛纭”卻沒完沒了。近日,來自廣州的一則法院判決在坊間引起很大反響。案情是一名小朋友的3000元壓歲錢被爸爸挪用了,爲此與父親對簿公堂,法院支持了孩子的訴求,要求其父如數返還。

    “孩子的壓歲錢,父母沒權掌控?”“占用了孩子的壓歲錢竟要成被告?”種種疑問也讓壓歲錢的民間習俗多少生出了些“怪味”。

    法院認定錢歸孩子

    按中國人的傳統習俗,每到除夕夜,吃過年夜飯,長輩通常會將未成年的晚輩召到跟前,一人一個小紅紙包,裏面放的就是壓歲錢。“壓歲”也就是壓住鬼邪,所以,壓歲錢就有了保佑平安、祝福成長之意。後來每逢過年,民間漸漸流行起親戚間、朋友間互相給對方家小孩子送壓歲錢的風俗。正是這般大量存在于民間的以孩子爲給予對象的禮金贈送習俗,讓能夠獲得壓歲錢的孩子們特別期盼過年,他們也特別愛炫耀口袋裏壓歲錢的厚度。近日,廣州的壓歲錢官司,說到底就是父母和孩子對壓歲錢所有權、掌控權和使用權所産生的爭執。

    幾年前,小蘇(化名)的父母經法院調解離婚,小蘇隨父親蘇某生活。2014年2月至2015年3月期間,蘇某分三次將小蘇的3000元壓歲錢存入銀行。2016年4月白雲區法院判決變更小蘇由母親黃某撫養。但在2016年3月,蘇某未經小蘇同意,擅自將小蘇存入銀行的壓歲錢及利息3045元取出。小蘇起訴認爲,父親蘇某私自提取其壓歲錢拒不返還的行爲,侵犯其合法權益。法院認爲,原告小蘇名下的銀行存款雖是被告蘇某爲其存入的,但小蘇對該存款仍享有所有權,蘇某無權擅自處分小蘇名下的存款。蘇某將小蘇名下的存款取出,侵犯了小蘇的權利,小蘇主張蘇某返還存款及利息的請求合理合法,法院予以支持。據此,白雲區法院判決被告蘇某返還小蘇本金及利息共計3045元。

    對于此案的訴求和判決,有人解讀認爲,今後孩子們可以放心了,“我的壓歲錢我做主”;同樣,也有人將此解讀爲“父母不能擅作主張動用孩子的壓歲錢”。

    父母監管也屬正當

    “客人一走,壓歲錢統統交出來。”民間的確也有不少家庭是用這種辦法管理壓歲錢的。先是讓孩子大膽地從其他親友那裏“討”壓歲錢,然後將壓歲錢“充公”,變爲父母的“財政收入”。從廣州一案來看,蘇某是將孩子的壓歲錢完全當成自己的財産,並實施了自由處分的權利。法院的判決也是宣告了蘇某不擁有對這筆壓歲錢的所有權。上海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李俊峰說,要弄清楚一個概念,給壓歲錢通常被視作是親友指定給予孩子的一種贈予行爲。被熱議的廣州案子,似乎忽視了一個重要關系人,即送給孩子壓歲錢的親友們,沒有了解清楚他們送出的壓歲錢的真實本意,究竟是明確指定贈予孩子的,還是只作爲大人間的禮尚往來式的“送來送去”。搞清楚了這一點,也就基本上可以判斷出這筆壓歲錢最終的歸屬權到底是孩子還是父母。李俊峰還表示,作爲未成年人,特別是限制民事行爲能力的孩子,父母是孩子的法定監護人,他們如果出于爲了孩子生活、學習和成長的目的,行使對壓歲錢的保管權和使用權,比如用于爲孩子支付學費、購買文具,甚至購買供全家使用的房産等大宗物品,都應該可以被認作是正當的、合理的。

    普陀區教育學院特級教師吳永玲認爲,父母的監護責任體現在對孩子的生活、健康、學業、成長和財産的監管與保護上,民法上也有相應的規定。這就意味著父母應當有權利幫助孩子管理好包括壓歲錢在內的各種財産。這也體現了權利與義務的對等。比如,孩子打碎了鄰居家的東西,履行賠償義務的不正是父母嗎?“對于壓歲錢,社會更應關注的是如何教育孩子合理使用。目前中小學的思想品德教育中也有‘如何用好零花錢’的內容。在家庭中,父母也應對孩子進行必要的理財教育。”她說。

    首席记者 王蔚

  


相關文章

版權所有:南方新聞網 粵ICP備05070829 網站標識碼4400000131
主辦:南方新聞網 協辦:廣東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 承辦:南方新聞網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
网站地图
<a href="http://huayneuacmu.com/?ProductView.asp?/621.html" target="_blank">神马影视理论大全</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