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影视理论大全

紐約失火公寓樓內部畫面公布

发稿时间:2020年08月14日 02:11

嘉興南湖區服務那個酒店賓館特殊有大保健(這全套就)哪真一晚多少_〖V芯:11386259〗誠信█經營█非誠█勿擾〖V芯:11386259〗半個小時之內美女我們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點〖V:11386259〗

原標題:如何評價曆史人物——以諸葛亮是否忠于蜀漢說爲例

  近年來,“人物評價”這一類型的研究,似乎愈少出現于中國古代史治學者的研究成果之中。取而代之的要麽是關乎古今中外、動辄人類命運的宏大選題,要麽則是考據史實、梳理文獻的微觀個案研究。較之上述深刻而富有學理性的選題,學者們似乎也真的不屑于關注那些本應屬于曆史舞台上的重要角色——人。因而有關古代人物評價的論述文章,也就愈加不被熱衷于“前沿”“熱點”的學者所重視,偶見幾篇有關人物評價的大作,也只是學者們攻關課題之余,如同漫步後花園一樣的“玩票”之舉。

  誠然,由于對曆史上的著名人物,特別是中國古代人物的研究,勢必要求學者極盡所能,還原其所處的政治、社會與思想環境,同時不僅要在史料文獻記載的基礎上,更要充分站在古人的立場上表述觀點。稍有不慎,很可能就會誤解古人,而使得曆史研究不複其客觀深刻之本色,而成爲主觀的“誅心之論”,或成爲說書藝人般的“故事會”。從這一角度來看,學者對于人物評價持以慎重態度,似乎也具有充分的理由。下文以諸葛亮這位中國古代著名的曆史人物爲例,即可證明人物評價的難度確實存在。

  按照我們對三國曆史的一般認識,諸葛亮早已是世所公認的千古名臣——究其個人而言,諸葛亮不僅足智多謀,有“隆中對”與“聯吳抗曹”之戰略遠見,而且忠心輔佐蜀漢兩代君主,有“六出祁山”“鞠躬盡瘁”之忠臣義舉;究其曆史地位來看,最爲孱弱的蜀漢政權,得以在魏、吳之夾縫中求得生存,離不開諸葛亮“東和北拒”之功效。所以,無論是劉備創業階段,還是劉禅爲帝時期,諸葛亮與蜀漢政權之關系可謂休戚與共、互相成全。此外,得益于影響巨大的文學作品《三國演義》,使得諸葛亮在世人心目中智慧與忠誠的形象,也被無限拔高,代代傳頌。

  影視劇《三國演義》中的諸葛亮

  盡管誇張、溢美是曆史題材文學作品的慣用手法,並不能作爲“史實”而采信。但在曆史文獻中,對于諸葛亮的記載卻也同樣體現出其忠臣之本色。《三國志·諸葛亮傳》十分清楚地記載著:當劉備兵敗于陸遜,倉皇逃至人生的終點站——永安白帝城後,其于彌留之際,特向前來接應的丞相諸葛亮說出了那番著名的“托孤之語”:“若嗣子可輔,輔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意思就是我兒子劉禅如果成器,你便好生輔佐;如果是個敗家子的話,就請你取而代之。面對如此重托,諸葛亮“涕泣”曰:“臣敢竭股肱之力,效忠貞之節,繼之以死!”此後,諸葛亮誠如其言,對內盡心盡力輔佐劉禅治理蜀漢;對外六出祁山,征伐魏國,力圖匡複漢室;最終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殒身于北伐軍中,從而成爲一代忠臣的典範。

  值得說明的是,《三國志》的撰著者陳壽本就是蜀漢人,《三國志》中《蜀志》的大多取材,正是基于蜀漢建國以來,史官的如實記載。所以從史料的真實性而言,“白帝托孤語”應是對劉備臨終之言論的如實記載。也正因爲此,陳壽才將這段感人的故事放置于嚴肅的曆史記載之中,陳壽之後,無論西晉常璩撰《華陽國志》,還是北宋司馬光撰《資治通鑒》,也都將此事記于史文,這本身就是一種肯定與表彰;元代胡三省于《通鑒》此事後注雲:“自古托孤之主,無如昭烈之明白洞達者。”清代學者何焯、桂馥也都分別在自己的讀書筆記《義門讀書記》與《晚學集》中,稱劉備此舉近乎“堯舜”禅讓,是“英雄之士之大略”的絕好體現。顯然,根據古代學者的理解,劉備對諸葛亮可謂肝膽相照、信賴有加,正是超越了一般的君臣關系,因而才會有如此肺腑之托。

  現當代以來,曆史學家周一良先生結合魏晉南朝時代“托孤”現象,認爲所謂“君可自取”實際上是當時普遍流行于世的一種特殊的激勵之詞,是君主對于臣下的勉勵,諸如同時代的孫策,在身故之際也曾對作爲顧命之臣的張昭說過“若仲謀不任事者,君便自取之”(《魏晉南北朝史劄記·劉備托孤語》)。另一位史家田余慶先生則更具體地指出,劉備此語表面是說給諸葛亮聽,而實際則是針對與諸葛亮一同接受托孤遺命的李嚴。彼時蜀漢政權內部派系林立,李嚴所代表的“東州士人”大有威脅劉備荊襄舊部之勢,故而劉備需要通過托孤之語,凸顯諸葛亮的特殊地位,使其他勢力不敢輕舉妄動(《李嚴興廢與諸葛用人》,見《秦漢魏晉史探微》)。由于現當代學者基本都擺脫了古代政治倫理的束縛,從而能夠以更加理性與客觀的心態面對曆史,但根據以上分析依舊能夠看到,學者既對劉備與諸葛亮的君臣之情加以肯定,同時也依舊相信諸葛亮對于蜀漢政權的忠心。

  不過,我們也應該清醒的認識到,古代的政治道德,本就要求君臣和睦,上下同心。因此,史家也十分願意去發掘、塑造並稱頌如同劉備和諸葛亮這樣君臣相契的典型搭檔,而大多數讀者也都願意相信這種使人感動落淚的“正能量”。但是,帝制中國殘酷的政治現實也無時不在提醒著世人,所謂君臣和睦的外衣之下,勢必也蘊藏著刀光劍影的血酬定律。因此,盡管無法否認劉備以“君可自取”囑托諸葛亮的史實,但針對劉備托孤之語動機的質疑,也同樣不絕于史家之論。

  得益于裴松之所作《三國志注》,我們知道尚在距離蜀漢未遠的西晉時代,那位善發驚世之語的大評論家孫盛,認爲“備之命亮,亂孰甚焉”,如果“所寄忠賢,則不須若斯之誨;如非其人,不宜啓篡逆之途”,因此劉備這套看似飽含信任的誠摯之語,實際是從側面提醒諸葛亮不要觊觎劉禅的皇權。所以,孫盛認爲劉備之語是“詭僞之辭,非托孤之謂”。而之所以沒有引起政治風波,則是因爲“劉禅闇弱,無猜險之性;諸葛威略,足以檢衛異端,故使異同之心無由自起耳。”(《三國志·諸葛亮傳》裴注引孫盛評語)與孫盛觀點相近者亦不乏其人,如清代所修《通鑒輯覽》亦以劉備所謂“君可自取”之語是猜忌之辭,是對諸葛亮忠貞之心的亵渎(見《三國志集解》)。如果按照以上論調的思維看,看似飽含君臣之情的白帝托孤語,其實應是劉備以退爲進,施加于諸葛亮頭上的一道“緊箍咒”,正是通過“君可自取”這一充滿誘惑而又難以實操的遠景,迫使諸葛亮無法産生二心,從而必須得恪守人臣之道,一心輔佐劉禅。當然,持此論調者,恐怕多是根據自己親身經曆或觀察到的現實經驗得出的認識,進而以之揣度作爲曆史人物的劉備的心態,故難免有誅心之嫌。

  盡管學者對于白帝托孤語的評價不一,但不難看出,以上諸論其實都具有一個潛在共識——即所有論者皆不否認諸葛亮本人對蜀漢政權與劉備、劉禅父子的忠心。正如明清之際的大學問家王夫之所雲,諸葛亮之心,“必欲存漢者也”(《讀通鑒論》)。不過,十多年前,滬上學者朱子彥先生根據漢末魏晉時代的權臣政治這一顯著的曆史經驗,頗爲大膽地提出了一個驚世之論——諸葛亮並不忠于蜀漢政權,而是作爲專權之臣,把控朝政,並有取劉禅而代之的野心(《諸葛亮忠于蜀漢說再認識》,《文史哲》2004年第5期)。朱文根據《三國志》的記載指出,蜀漢政權內部有諸多人士對諸葛亮大權獨攬産生非議(如廖立、李嚴、來敏、魏延等)。但是,由于這類人士是蜀漢政治鬥爭的失敗者,故其言論在史書中只是作爲針對諸葛亮的“謗言”,而不被以往史家所關注;同時,蜀吳兩國通過往來書信交流國政大事時,與吳主孫權對接者並非蜀主劉禅,而是諸葛亮,這一舉動顯然違背了君臣之職屬;此外,諸葛亮死後,劉禅不再設立丞相,逐步“自攝國事”,也應是對諸葛亮專權的一種“報複”。

  中華書局點校本二十四史之《三國志》

  由于此論頗爲離經叛道,文章即出,也一度引起了不小的爭議。畢竟,諸葛亮作爲一位千古名臣,其道德與功業皆是有口皆碑,垂範後世。即便是陳壽撰《三國志》時,對諸葛亮的軍事才能稍有非議,認爲其“連年動衆,未能成功,蓋應變將略,非其所長”(《三國志·諸葛亮傳》陳壽評語),也會招致後人的懷疑。以致後世史家在《晉書·陳壽傳》中以如下記載來“照應”其對諸葛亮的輕視:因爲陳壽父親爲馬谡參軍,後其受馬谡牽連而受“髡”刑,且陳壽又曾被諸葛亮之子諸葛瞻輕慢,所以陳壽出于報複的目的,故意貶低諸葛亮。

  當然,諸葛亮並不是神而是凡人。因而,將其將其捧至不可侵犯與質疑之神壇,既不可取,亦無必要。況且,如朱子彥先生對諸葛亮忠心的質疑,在史料文獻中並非沒有根據。除了朱文中所引述的史實,筆者亦發現,早在劉備爲漢中王時期,就繼承漢制,設置尚書台作爲直接聽命于最高統治者的中樞機構;而蜀漢建國後,諸葛亮以丞相之職,錄尚書事,即以外朝首腦的身份同時參與內朝尚書機構政務;同時,劉禅時代的尚書台首腦,也都是諸葛亮親信。可見,蜀漢政治的中樞一直由諸葛亮控制。而且,正如諸葛亮在《前出師表》中所言“宮中府中,俱爲一體”,可見彼時劉禅在政治上並不獨立,政令其實是完全出于丞相府。

  同時,在諸葛亮執政的時代,蜀漢的重點戰略是對外作戰,因而軍國大事都是圍繞著北伐進行,所以政權的最高權力,肯定也是由諸葛亮及其丞相府幕僚所把持。而在諸葛亮死後,這一慣例也得以維持,蔣琬、費祎等繼承者也都憑借丞相、錄尚書事的方式,實現外朝首腦對內朝政務的主導。因此,將諸葛亮視爲權臣,其實完全可以成立,在此基礎上進而揣度其是否具有僭越之心,從邏輯上看亦未嘗不可(參見筆者有關研究:《錄尚書事與蜀漢政局》,《西北師大學報》2016年第6期;《“白帝托孤”與諸葛亮權臣之路》,《許昌學院學報》2017年第3期)。

  不過,盡管諸葛亮的確作爲秉持軍政大權的權臣,並架空了蜀主劉禅;但諸葛亮也確實始終忠于蜀漢,並無二心。二者都是不可否認的曆史事實。後世學者之所以對劉備與諸葛亮的君臣關系産生懷疑,進而對後者的忠心加以揣測,其實正是因爲基于以上兩個事實,而産生的不同理解所致。筆者認爲,曆史研究本就是基于史料記載所作的推演與再現,既然我們無法親見曆史,自然也就無法百分之百地還原曆史原貌,但這並不妨礙我們結合其他曆史經驗與自身的經曆來推測曆史人物的動機與行爲。可信的曆史記載已經展現給我們的,是爲興漢大業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忠臣諸葛亮,如果抱定傳統的道德動機論,我們當然可以毋庸置疑諸葛亮的忠心耿耿,況且諸葛亮留存于世的表章文字也都清楚地向我們展示了一位古代士大夫忠君愛國之本心。但是,史書中也同樣清楚地記載了諸葛亮大權獨攬、架空劉禅的事實。結合漢魏時代波詭雲谲的政治亂局,特別是董卓、曹操等權臣秉政對于帝國中央集權的強力沖擊,這種“主弱臣強”的權力結構,很容易被後人“嫁接”或“代入”到蜀漢政治的現實中去,這也自然會使學者進一步懷疑諸葛亮大權獨攬的意圖。

  德國心理學家弗洛姆在《日常生活中的兩種生存方式:占有與存在》一文中認爲,人的生活方式往往可以被劃分爲“存在”和“占有”兩個取向,前者傾向于長期、持久的道義與信仰,而後者側重于短期的時效與功利。因此,不妨大膽猜測,諸葛亮的內心很可能也曾在“存在”或“占有”之間搖擺,當然我們已然無法穿透時光對其詳加叩問;但能夠把握的是,作爲研究者的我們,在看似客觀理性地剖析曆史人物的同時,是否也曾想過,在自己的內心,是否也已經帶入了一種動機的預設,從而深刻影響了我們對于曆史人物的判斷。

  所以,在先後明確了研究對象與研究者的動機之後,我們似乎也能夠認爲,對曆史人物進行評價,其實並非流于淺薄之舉。而且,正因爲人物評價的核心依舊落實于“人”,那麽對這類研究所産生的共鳴,也理應既包括看似不食人間煙火的書齋學者,也涵蓋了並非科班出身的衆多曆史愛好者。所以,以筆者之淺見,當下以曆史研究、特別是以中國古代史研究爲業之學者,其實也大可不必高高在上,對人物評價棄之如敝履;而應在尊重史實與學理之前提下,借助人物評價這一途徑,有效彌合“專業”與“非專業”之間的界限,並推動曆史學在社會公衆領域的進一步普及。

變與不變,一圖看懂習主席新年賀詞背後的照片

嘉興南湖區服務那個酒店賓館特殊有大保健(這全套就)哪真一晚多少_〖V芯:11386259〗誠信█經營█非誠█勿擾〖V芯:11386259〗半個小時之內美女我們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點〖V:11386259〗

(原标题:中国5G芯片关键材料获突破 处于国际领先水平)

2月21日消息,記者近日從西安電子科技大學蕪湖研究院獲悉,作爲蕪湖大院大所合作的重點項目,國産化5G通信芯片用氮化镓材料日前在西電蕪湖研究院試制成功,這標志著今後國內各大芯片企業生産5G通信芯片,有望用上國産材料。

據介紹,氮化镓半導體材料具有寬帶隙、高擊穿場強、高熱導率、低介電常數、高電子飽和漂移速度、強抗輻射能力和良好化學穩定性等優越物理化學性質。成爲繼第一代半導體矽、第二代半導體砷化镓之後制備新一代微電子器件和電路的關鍵材料,特別適合于高頻率、大功率、高溫和抗輻照電子器件與電路的研制。

西安電子科技大學蕪湖研究院依托于西電寬帶隙半導體技術國家重點學科實驗室,研發出全國産的基于碳化矽襯底的氮化镓材料,目前在國際第三代半導體技術領域處于領先水平,將助力5G通信制造領域的國産化進程。西電蕪湖研究院技術總監陳興表示,研究院目前已經掌握了氮化镓材料的生産和5G通信芯片的核心設計與制造能力。下一步他們將盡快將這項技術商用,力爭早日推向市場。

來源:南方日報網絡版  責編:熱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