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影视理论大全

  •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廣東省人民政府首頁  >  要聞動態  >  廣東要聞

王立平作品交響音樂會舉行:《太陽島上》等曲目唱響冰城

来源: 中国新闻网     时间: 2020年08月06日 18:17
【字體:

成安县附近那条街服务正在(叫ktv妹子)在全啪找这有全套那一晚上多少_█珍珍姐+V芯:87762895〗非誠信█請勿擾〖珍珍姐+V芯:87762895〗半個,小時,美女,我們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點〖珍珍姐+V芯:87762895█_寻亲者黄淑丽:这一年 最大的收获就是团圆


█珍珍姐+V芯:87762895〗非誠信█請勿擾〖珍珍姐+V芯:87762895〗半個,小時,美女,我們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點〖珍珍姐+V芯:87762895█_

  中國外交部已經迅速辟謠,澳政府多名高官也強調此事並非中國的政治報複。24日,澳大利亞總理莫裏森再次表態,警告國內媒體不要將煤炭出口與華爲問題聯系起來,並稱“這種做法將引起不必要的焦慮和擔憂”。

  莫裏森在接受澳大利亞記者采訪時,敦促要謹慎對待煤炭出口的延誤,不要與此前澳大利亞禁止華爲參與該國5G網絡建設的事情聯系起來。“我認爲這種聯系具有巨大風險,會引起不必要的焦慮與擔憂,尤其是在我們的采礦和資源部門”。莫裏森表示,跳躍式的結論是無益的,也是沒有根據的。22日他也曾表示,不應匆忙下結論,認爲澳煤炭在中國海關清關時間延長與政治報複有關。他還強調沒有任何迹象顯示此次事件涉及其他因素,也不能說明澳中關系在惡化。

  中國海關總署公布的數據顯示,中國2018年進口煤炭2.815億噸。而根據澳大利亞新聞網24日報道,2018年,澳大利亞向中國出口8900萬噸煤,總價值150億美元,占中國總進口量的1/3強。

  澳大利亞貿易與投資部長伯明翰23日已經會見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以了解煤炭出口延誤的原因。伯明翰稱,環保檢查與對中國煤炭工業的保護可能是出現此次清關延遲的原因。在24日接受天空新聞采訪時,伯明翰表示,這種延誤情況去年年底也曾發生過,澳大利亞政府正在與北京找出問題的原因。對于清關延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22日已做出回應稱,中國海關近年來發現進口煤炭存在環保不合格的情況。因此,中國海關根據有關法律法規,加強對進口煤炭的質量安全檢驗和環保項目檢測,目的是更好地保護中國進口企業的合法權益和環境安全。

  此次“煤炭事件”在澳大利亞政壇引發不小震動,澳政府官員反複出面對此事表態。中國能源網首席研究員韓曉平24日對《環球時報》記者分析稱,澳方的反應一方面有政治原因,另一方面是因爲中國是澳大利亞煤炭的重要市場,對其礦業有巨大意義。

  韓曉平稱,澳大利亞的煤炭出口到中國,通常是爲滿足東南沿海地區的發電需求,也有部分用于煉鋼和化工業。中國是澳大利亞煤炭最大的出口市場之一,而煤炭又是澳大利亞最重要的出口收入來源。一旦對華出口出現問題,可能會爲澳大利亞礦業帶來風險。相比之下,中國的煤炭生産能力有很大的彈性和調節能力,受到的影響不大。

(文章來源:環球時報)

原標題:檔案春秋︱安義路變遷

  安義路,在上海展覽中心西邊,是一條在今天看來很不起眼的小馬路,全長不足300米。在四五十年前它名頭響亮,全因“安義路菜場”(原來叫“安南路菜場”)。這個菜場從20世紀初開始經曆了八九十年的曆史。

  安义路建造于20世纪初,原来叫安南路,我幼年时见到的是条弹硌路(用小的花岗石铺的路),到20世纪50年代后期改为柏油马路。“安南”是“越南”旧时的叫法。约在1957年前把 “安南路”改名为“安源路”。“安源路”与玉佛寺前的“安远路”读音相近,常有人会搞错。笔者的一个亲戚就碰到过经人指路找到安远路去了,一直到半夜才找到我们在安源路的家。“安源路”叫了两年多,再次改名为“安义路”至今。

  在安南路(今安義路)的南側建造有“慈厚南裏”和上海開出第一輛有軌電車的英商電車公司(是上海第一家現代公共交通公司)。北側建有“慈厚北裏”和“泰威坊”。南裏與安南路、哈同路(今銅仁路)、福煦路(今延安中路)相通。北裏與安南路、哈同路、靜安寺路(今南京西路)相通。泰威坊從安南路進出,本來與北不相通,到20世紀50年代時才與北邊的“金城別墅”通連。慈厚南北裏是猶太人哈同建造的,其妻羅迦陵信佛教,故弄堂名帶有“慈”字。

  慈厚南裏有兩條南北向的總弄,與安南路、福煦路相通,南北有七條東西向的支弄與哈同路相通(西頭有電車公司不通),總弄和支弄都有大木門可關閉。慈厚北裏有一條南北向的總弄,與安南路、靜安寺路相通,南北有六條東西向的支弄與哈同路相通,有原來設計配套建造的“小菜場”和周圍的街面房子,後來與哈同路相通的支弄只有一條可通行,其他都改作商店了。

  英商電車公司舊址

  南里北里都是两层楼砖木结构的房子,石库门,无煤卫,有很少人家用煤气。有的有天井,有上下厢房、东西厢房,有两层楼,有三层阁,有晒台(在亭子间顶上,不是现在的阳台),有的晒台上还搭了木板房,有的上晒台是用可翻移的小木梯。每幢有客堂(前客堂和后客堂)、前楼、后楼、亭子间、灶披间 (有的还有砌到房顶上的大烟囱)。除安南路20弄和38弄弄口外,所有通马路的弄口上面都有过街楼。原来是一幢房子住一户人家,到20世纪30年代因战乱大量难民到上海,此地一幢楼内也住了多家,像“72家房客”一样,立不直人的二层楼(后客堂上面的小阁楼)有的也住一家。灶披间住人的各家只得在房门口、楼梯口、晒台上生煤球炉烧饭。

  弄堂里有烟纸店、剃头店、裁缝店、小面馆、油酱店(造坊)、汤包店、开厂的(有机器制造、印刷、磨刀、修冰箱、香烟、玻璃瓶 各种各样的厂)。南里有两爿小学:实业小学和聚训小学,都是有东西厢房的整幢三层楼房,到“公私合营”时合并为“铜仁路小学”。南里有“大杂弄”之称。

  安南路菜场原住宅设计是在慈厚北里的,在安南路北侧20弄到38弄之间,建有一个室内菜场,有柱梁屋顶无墙,约有八九百平方米。“小菜场”的三边道路对面都开有沿街的商店,是当时住宅的配套商业网,这一圈地方一直被叫“小菜场”。后来这里的居民多了,菜摊多得摆到安南路上成马路菜场。菜摊从哈同路摆到赫德路(今常德路),在马路中间及南北街沿共摆了四棣,排得比较有序。安南路的南北两侧沿街有米店、肉店、饭店、南货店、煤球店、剃头店、裁缝店、百货店、脚踏车行、五金店、茶馆老虎灶、药材店、荐头店(现在称保姆介绍所)、点心店、典当、布店、豆腐店(自产自销的作坊) 还有各种饭摊、粥摊、点心摊。这样的一种市面,不管天气冷热,每天早晨四五点钟就闹猛了,各个摊头都是撑着大的油布伞遮阳挡雨。小菜场有一个哑子专管菜场马路的清扫,他力气很大,大概当过兵,有时还会做做匍匐的表演。马路虽短小,但旧上海滩老照片上的商店广告、大减价的旗子也有飘扬,市面也蛮繁荣,不仅周围居民买菜购物,就是住在静安寺华山路以及新闸路、巨鹿路的居民也到这里买菜。

  下午菜场收摊后有卖拳头、卖狗皮膏药、活狲出把戏、浇糖花、捏面人、摸彩转红蛋、打康乐球、木头人戏(布袋戏)、水果摊、小吃摊、杂货摊、熟食 热天做糖食的小贩会边做边唱。到夜里有小热昏卖梨膏糖、唱滑稽、扬州人拉手风琴卖梨膏糖、广东人演奏广东音乐卖橄榄 等等。照明用的是电石灯或者是汽油灯,现在已经寻不见了。唱滑稽的艺人还要用手抓一把白砂在地上画界圈写字,这种本事,相声大师侯宝林讲是一种特别的基本功,现在已经看不到撒砂写字的这种表演了。上海独脚戏有一出叫《各种小贩叫卖》,里面的所有小贩叫卖声,在安南路及周围不管是日里还是半夜都能听到。夜里听到卖点心的,住在楼上的人家把篮头用绳子吊下去,小贩会把点心放在篮里,你吊上点心再把钞票吊下去,双方都很诚心。小菜场和弄堂里也是孩童们白相的地方,造房子、踢毽子、官兵捉强盗、跳橡皮筋、打弹子、顶橄榄核、白相香烟牌子 都是些不用花费或少费钱的游戏,小朋友一道白相处得都很好。

  隨著時勢的變化,安南路菜場由室內擴到馬路上,到了20世紀50年代末時,許多賣菜人進工廠支援重工業,菜攤減少只剩一半不到,集中在西頭的馬路上。再加商店合並,整個安南路(安義路)的市面減去大半。1994年以後安義路兩邊弄堂的居民參加到百萬人大動遷行列中,從熱鬧的市中心搬到了西郊外環線旁的航華新村和龍柏新村(那時外環線還未劃出來),菜場從此消失了。

  在安南路的東邊是上海灘上赫赫有名的、猶太人哈同的私家花園—愛俪園,習慣上俗稱“哈同花園”,建于20世紀初。筆者1943年出生在安南路35號,小時候常進到哈同花園去白相,看到的已是殘景,在現在的“友誼會堂”的位置,占地也與友誼會堂相仿。1953年在哈同花園的舊址上建造起蘇聯風格“中蘇友好大廈”(包括“友誼電影院”,一般老年紀的都叫“友誼電影院”,現在叫“友誼會堂”),是上海解放後的第一大建築,由蘇聯專家幫助建造,我們看著日以繼夜地建造起來。建成以後的第一次展覽會是“蘇聯社會主義建設成就展覽會”,開幕時非常隆重熱鬧,給參觀者每人發了一只豎的長方形紀念章。那時我在銅仁路對過的實業小學和聚訓小學讀書,以後有展覽,就和小朋友常去參觀和白相。在銅仁路上對著安南路的“安仁村”是解放後建造的新式公寓。在“安仁村”北側的低矮老舊房子近年拆除改造成新式的展覽用房,現名“敬華畫廊”(原哈同花園全部改建完畢)。

  安南路西头的赫德路(今常德路80号)是英商电车公司,在解放后改名为“电车一场”,1908年3月5日上海第一辆从静安寺发出的有轨电车从这里开出,标志着上海现代化的公共交通的开始。在里面工作的工人大多租住在安南路和常德路的弄堂里,便于上下班。在20世纪60年代,我 在闸北发电厂工作,有时清晨就乘出场的有轨电车直到江湾五角场,再换乘75路公交车(现已取消了)到厂。电车一场在2002年底搬迁了,几十年的瓦楞顶的停车棚和电车架空线都已拆除。笔者2002年7月在电车一场大门口留下了一张照片,上有“上海巴士一电公共交通有限公司”和“常德路80号”门牌,成为最后的纪念。

  安義路最重要的建築就是毛澤東舊居。當年,毛澤東爲了領導“驅逐湖南軍閥張敬堯”的運動,于1920年5月來到上海,住在今安義路63號。現在與之相鄰的5幢房子都保留下來,在樓前立有“上海市文物保護單位1920年毛澤東寓所舊址”的石碑。

  安義路63號毛澤東寓所

  革命家、經濟學家于光遠(本名郁锺正)的母親郁華若(本名蔣文英,大家都叫她郁媽媽)和于老的胞弟郁锺德等曾住在慈厚南裏,直到解放後郁媽媽住到兒子那裏去了。郁媽媽的五個兒女解放前都參加了中國共産黨,大兒子郁锺正1937年到延安;女兒黎汶(原名郁锺媛)1940年到蘇北參加新四軍,郁媽媽還冒著風險闖過多關到蘇北新四軍根據地去看望女兒;在上海的大女兒郁锺馥等三個兒女都是中共地下黨員,從事革命工作。郁媽媽與中共上海地下黨的許多領導人有接觸。當年,沈涵(解放後任上海市總工會副主席)由于宣傳新四軍的抗日事迹勞累過度,十多天高燒不退,郁媽媽日夜守護在病床邊,硬是從病魔手中把他奪了回來。郁家成爲秘密聯絡站後,小兒子郁锺德、小女兒郁锺娥也常在門外望風。有次同一天郁媽媽安排兩批地下黨人員在她家碰頭,但她能安排得兩批人員各不相見(地下黨員各不相知互不通氣)。郁媽媽給地下黨做的義務有許許多多,是位有點傳奇色彩的老人!小兒子郁锺德參加中共地下黨後,1947年受命離家去崇明從事地下工作,郁媽媽在小兒子離開自己身邊時,忍著內心的不舍鼓勵他:“你真的懂事了!飛吧!”解放後郁媽媽在外地從事革命工作的兒女回到上海,與大兒子郁锺正已失去了十二年多的聯系,一家人相聚的喜悅是根本不能用文字來表達形容的!郁媽媽解放後擔任政協靜安區第一屆常委和長甯區、靜安區的多屆常委。我小時候看到過這位慈祥的阿婆。據郁锺德講,喬石(前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在上海從事中共地下黨工作時,就是住在慈厚南裏靠福煦路的“居士林”(今延安中路1266號)樓上。“居士林”與電車公司隔牆,前門在福煦路後門通弄堂,是佛教信徒誦經的場所,來往人多,也便于撤離。郁锺德就是在喬石領導下參加的地下黨工作。2014年7月23日我們在靜安區文史館做慈厚南裏的口述采訪時,郁锺德、鄒其敏夫婦等郁氏家人講述了部分往事。

  我們家住安南路35號,同樓過街樓住的許德華在市郵政局工作,解放前他曾被國民黨反動派在半夜裏逮捕入獄,許的妻子曾問我父親瞿思正能否擔保出獄?我父親答應願作擔保。解放後許任市郵政局保衛科長,恢複了賀德華的本名,大家才知道他是位中共地下黨員,以後他家搬離了,住到淮海路靠近襄陽公園的地方。

  解放前许德华曾暗示我父亲瞿思正看点进步刊物,还鼓励我父亲为大家做点好事。我父亲与同住南里的聚训小学校长曹志英,以及张桂卿、傅孟宪等几位正派人士组织成立了“慈厚南里房客联益会”(报旧上海市社会局未获批准),为居民大众办事。解放后我父亲把 “慈厚南里房客联益会”的全部材料移交给“冬防队”。我现在还保存着瞿思正在“慈厚南里房客联益会”布告上盖章用的大小两枚签名章。父亲瞿思正解放前购买阅读了《再造》《群众》《展望》《文萃》等进步刊物,解放前反动派逮捕许德华时曾搜查过我家下面的“瑞康五金店”店堂,这些进步刊物如被查出父亲也就被逮捕了。现在这些进步刊物我已全部无偿捐赠给上海市档案馆收藏。瞿思正解放后在慈厚南里北里的人民代表选区,得到选民们的信任,被选为静安区和新成区(两区先后撤并过)第一届至第六届区人民代表,1955年底被中共静安区委统战部安排进入静安区政协任副秘书长职,并任区政协第一届常委和以后的三届四届常委,直至退休。

  慈厚南裏的陳宏閣,是新中國人民幣印鈔機的發明者,1957年國慶節登上天安門觀禮台,1958年“五一”節到北京參加天安門城樓觀禮,全國勞動模範,享受專家級待遇。

  安南路這個地方曾居住過的名人有郭沫若、田漢、國民黨高級將領陳儀、大畫家徐悲鴻前妻蔣碧薇的父親、太極拳北派南傳之功臣陳微明、作家戴望舒。在電車公司常德路對面嘉禾裏居住過郁達夫和王映霞。還有二十世紀三四十年代的著名音樂家、畫家嚴折西和他第二任夫人楊碧君,筆者與嚴楊二老曾是慈厚北裏的對門鄰居。嚴是“明月社”成員,曾參與招聘聶耳等人,是電影《一江春水向東流》中張忠良父親的扮演者嚴工上的三公子。工上公有個凡、與今、折西三子,月娴、月泠、月美三女,解放前三個兒子都是音樂作畫名人,三個女兒是電影明星,嚴工上也是電影明星。楊碧君是聶耳與安娥創作至今已有八十多年的《賣報歌》賣報童的原型,參加拍攝過八部電影,也是電影明星。嚴折西的前妻是薛玲仙,是舊上海灘的“四大天王”之一。嚴家是一門藝術人家。“金嗓子”周璇與嚴楊二人是好朋友,曾來看望嚴楊,造成弄堂轟動爭相看大明星。楊于2018年1月8日謝世,享年96歲。

  慈厚南裏住著滑稽“雙字輩”演員沈雙華,他是滑稽“新三大家”之一姚慕雙周柏春的弟子,“文革”中周老師的腳受傷,沈雙華幫周老師聯系在南裏延安中路弄口的“藍棠皮鞋廠”,爲周老師特制一雙合腳的皮鞋。

  在我們35號過街樓的南面一間曾住過一家印度人,女主人很客氣和善,只有他家裝有煤氣和獨用的自來水,因是朝南間到冬天有太陽,我母親常帶我去孵太陽。他家還有一個侄子,抗戰勝利後他們回國去了。這間房後來由住在北面一間的許德華搬進去住,許也是在此被反動派逮捕的。

  現在安義路兩邊都是“嘉裏”命名的沖天高樓。市級文物保護單位“1920年毛澤東寓所舊址”及相鄰的五幢百年老樓見證了安義路百年多來的變遷。2013年12月26日,修繕一新的“毛澤東舊居”向公衆免費開放。

  (本文摘自2019年第1期《檔案春秋》,澎湃新聞經授權轉載,圖片由作者提供。)

  


相關文章

版權所有:南方新聞網 粵ICP備05070829 網站標識碼4400000131
主辦:南方新聞網 協辦:廣東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 承辦:南方新聞網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
网站地图
雙槍滾筒式自動化噴砂機--<a href="http://huayneuacmu.com/?ProductView.asp?/621.html" target="_blank">神马影视理论大全</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