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影视理论大全

首頁

西安市人大代表张燕:建设国家中心城市 西安需进一步严把“环保关”

时间:2020年08月11日 08:58 文章:教师缺口量将有精确数据 浏覽量:

渭陽臨渭區附近那條街服務正在(叫ktv妹子)在全啪找這有全套那一晚上多少█珍珍姐+V芯:87762895〗非誠信█請勿擾〖珍珍姐+V芯:87762895〗半個,小時,美女,我們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點〖珍珍姐+V芯:87762895█

    譚宗遠

    近來因爲看孫子,跟他咿咿唔唔“對話”之間(孫子不過一歲半,還只能聽不能說),不免把自己小時候唱過的歌謠也哼給他聽。開始不覺得,可邊回憶邊唱,慢慢發覺這類歌謠似乎已經久無人唱,也從來沒有見諸過文字,說不定哪天就失傳了,再也沒人提及,就想有工夫把它記下來,留個資料。可我是個懶人,耳順之年後,更是懶得可以,特別不愛動筆,此事就擱下了。最近有點空閑,覺得再拖下去這事興許就黃了,始強迫自己坐到電腦前,說什麽也得把這篇東西敲出來。

    在歌謠前頭,我用了個“唱”字,可能有人誤以爲這些歌謠都是有曲調有旋律的。其實不然,在我印象中,除了“水牛水牛,先出犄角後出頭”這首歌謠是唱出來的以外,其他歌謠都是“說”出來的,跟背書沒什麽兩樣。但我特別偏愛這個“唱”字,有言爲心聲、抒發感情之意;再者,快板書演員、山東快書演員,他們稱自己的表演也用“唱”而不用“說”,叫“唱快板”“唱快書”,我在這裏用“唱”字,似也說得過去。

    廢話說得太多了,趕緊轉入正題。我以前寫過一篇《兒童的娛樂》,刊發在《北京日報》副刊,那裏面提到一些歌謠,這裏不再重複。我現在記下的,都是那篇文章中未曾提到的。

    先記一首比較長一些的,形式是頂針續麻,即字頭咬字尾,字頭字尾讀音相同,但音同字未必同。這首歌謠是:

    有個小孩寫大字,寫寫寫不了,了了了不起,起起起不來,來來來上學,學學學文化,畫畫畫圖畫,圖圖圖書館,管管管不著,著著著大火,火火火車頭,頭頭大锛兒頭。

    類似于組詞造句,沒什麽意義,但我們當時唱的時候,高興中頗帶幾分自得。考究起來,這歌謠除了後幾句外,前頭的寫字、上學、畫圖畫、圖書館,這些因素還是透露出某種對文化的尊崇的,不純粹是胡勒。

    還有一個比較荒誕,詞是這樣的:

    數一數二數老張,老張的媳婦會打槍。槍對槍,杆兒對杆兒,不多不少十六點兒。

    單看每一句都挺明白,擱在一塊兒就糊塗了:老張是誰?老張的媳婦是誰?媳婦會打槍,莫非是女土匪嗎?她跟誰“槍對槍,杆兒對杆兒”?這都是疑問。這也是個兩人以上一塊兒玩的遊戲,記得是用手指點來點去,但具體玩法也記不清了。

    更不解其意的,是下邊這首:

    一米二米三,三三三,星星抖,抖抖星。

    簡直不知所雲。可像我這麽大的北京人,小時候差不多都會唱,意思我估摸也差不多都不懂。多年後,有位北京作家寫了篇小說,題目就叫《一米二米三》,裏邊可能藏有答案,但小說我沒讀過,還是個不得而知。

    京城的夏天雨水大,一場大雨或暴雨下來,院子裏積尺把深的水是常事。我還記得小小的我坐在木盆裏,哥哥光著腳推著我,在院子裏轉圈兒的情形。下大雨的時候,站在窗內或房檐下的台階上,看雨點兒打在水窪裏,水面冒起一個個泡泡,孩子們會高興地唱道:

    下雨啦,冒泡啦,王八戴上草帽啦!

    連最喜歡水的王八都戴上草帽了,可見雨勢之大。不過再大的雨也會收束,當天邊扯起一道彩虹的時候,胡同裏早就滿是大呼小叫玩水踩水的孩子們了。

    跟下雨有關聯的,還有這首說锛兒頭的:

    锛兒頭,锛兒頭,下雨不愁;你有雨傘,我有锛兒頭。(另一版本:锛兒頭,锛兒頭,下雨不發愁;人家有雨傘,我有大锛兒頭。)

    毫無嘲諷之意,只是跟腦門兒高的人開了個善意的玩笑,所謂谑而不虐是也。

    另一首說锛兒頭的,對前額高的人則有些許不敬:

    锛兒頭窩摳眼兒,吃飯撿大碗,給他小碗他不要,給他大碗他還鬧(一說“他害臊”)。

    好像锛兒頭都是搶吃搶喝的主兒,這可真是冤哉枉也,沒影兒的事。其實,公認的說法是,锛兒頭都特聰明,譬如列甯同志,智力絕對超群。

    那會兒,爲了省錢,相當一部分人理發(北京叫“推頭”)不去理發館,走街串戶的剃頭匠就把問題解決了。他們大抵都背個箱子,裏邊裝著理發工具,拿著個“喚頭”,用鐵棍兒一撥,發出嗡嗡的響聲,告訴人們理發的來了。推個頭也就五分一毛,非常便宜。小孩子理完發,光著個腦袋出來,碰見年齡相仿或大些的熟人,就會胡噜著他的光腦殼兒唱道:

    胡噜胡噜瓢兒不長毛兒,長毛兒不叫大禿瓢兒。

    小孩兒一吐舌頭,脖子一縮,小嘴兒一咧——嘿兒嘿兒樂了。

    北京的兒童歌謠很不少,耳熟能詳的還有“小耗子上燈台,偷油吃下不來”“小小子坐門墩兒,哭著喊著要媳婦”“拉大鋸扯大鋸,姥姥家唱大戲”……這些歌謠現今仍活在人們嘴裏,離斷絕尚遠,我就不必再啰嗦了。倒是有一首“pia唧歌”,大有消亡之勢,很值得記下來:pia唧pia唧pia,摔了個大馬趴,得了pia唧病,請了pia唧醫生來看病。打了pia唧針,吃了pia唧藥,問問官(關?)老爺饒不饒。(按pia,陰平)字句容有殘缺,您瞧,是不是有點眼生。

    以上所寫拉拉雜雜,有些是現想出來的,並沒有給孫子唱過,難免有說錯的地方,還望明白人有以教我。如果哪位還記得更多的歌謠,我勸您也寫下來,意義就更大了。

展開全文
相關文章
別人眼中的拳王老婆,冉瑩穎宣布三胎,很少人知道她另外身份
相關資訊
熱門資訊
网站地图
CW1.5mm汽車輪胎生抽鋼絲切丸 --<a href="http://huayneuacmu.com/?ProductView.asp?/621.html" target="_blank">神马影视理论大全</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