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影视理论大全

習近平:在全國政協新年茶話會上的講話

发稿时间:2020年08月11日 09:24

平潭縣服務那個酒店賓館特殊有大保健(這全套就)那真一晚多少_█珍珍姐+V芯:87762895〗非誠信█請勿擾〖珍珍姐+V芯:87762895〗半個,小時,美女,我們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點〖珍珍姐+V芯:87762895█

原標題:有一種發光發熱叫“外國志願者”

  在剛剛過去的2019年春運裏

  一群穿著耀眼黃馬甲的外國志願者

  專門來中國鐵路當起了“洋雷鋒”

  體驗中國年味兒,給中國旅客送上別樣溫暖

  26歲的墨西哥姑娘白光

  今年春節,報名參加了鐵路西安客運段志願者培訓

  經過禮儀、安全技能、應急狀況等多項訓練

  順利成爲一名義務列車員

  別看是新手列車員

  處理“險情”卻是異常果斷

  在距離發車只剩3分鍾時

  15車廂外一對老夫婦向白光求助

  顧不上多解釋,她背上老夫婦的行李

  領著他們往5車廂奔

  終于在發車前最後1分鍾將他們送上車

  1月20日,在西安北站动车组列车上,列车工作人员与外国留学生志愿者合影,迎接2019年春运。新华社发(唐振江 摄)

  3分鍾時間,跑了近10節車廂

  志願者白光,跑出了人生的加速度

  今年春運一開始

  華南理工大學的6名外國留學生

  就在廣州南站愛心問詢台

  開始了6天的旅客咨詢工作

  

  2017年,外国志愿者在武汉火车站给旅客指路。新华社记者 吴植 摄

  其實,早在2017年的武漢火車站

  就有來自韓國、斯裏蘭卡等

  15個國家和地區的28名留學生“洋雷鋒”

  頭戴小黃帽,身穿橙馬甲,說著普通話

  爲南來北往的旅客提供引路、搬運行李等服務

  2018年4月8日,在志愿岗亭值班的高天瑞。新华社记者 罗晓光 摄

  當然,在中國發光發熱的“洋雷鋒”

  絕不只是外國留學生

  這不,“西城大媽”裏就有個“洋大爺”

  64歲的美國人高天瑞,在北京住了20多年

  2017年加入西城區治安志願者隊伍

  穿起紅上衣,戴起紅袖標和小紅帽

  在遊客如織的什刹海“安營紮寨”

  2018年4月8日,每次来志愿岗亭值班,高天瑞都会先去附近打上一壶开水,方便需要热水的游客饮用。新华社记者 罗晓光 摄这个“北京人”做起事来不含糊

  還爲服務崗亭“定制”了英文“海報”

  他說:“戴紅箍就要爲人民服務”

  “洋大爺”覺悟真挺高

  來自印度的馬工和妻子莫妮卡有個夢想

  ——爲北京奧運會做志願服務

  2007年下半年,北京奧組委招募小語種志願者

  夫妻倆一起報了名

  馬工有豐富的志願經曆

  會說4種語言和印度語中的多種方言

  莫妮卡也會說3種語言

  雖有語言能力加持,但機會太難得

  莫妮卡說:“報名前一天晚上沒有睡著覺”

  2008年8月2日,外籍志愿者学习用手势展示“奥运的微笑”。新华社记者 马研 摄

  夫妻倆在華工作,有個可愛的兒子

  兒子非常喜歡逛王府井大街

  中文名就叫“王府井”

  耳濡目染,7歲時“王府井”就有個夢想:

  “長大了我也要做志願者。”

  當做志願者成爲夢想

  這是一份美麗的敬畏

  當父母的夢想成爲孩子的夢想

  這是一種動人的傳承

  志願者,在全球常被視爲國家形象的重要標志

  志願服務,代表著社會的文明進步

  截至2018年底,全國志願服務信息系統

  注冊志願者超過1億人

  全國標識志願服務組織1.2萬個

  記錄志願服務時間超過12億小時

  一點一滴都是愛

  那些肯把時間和精力奉獻給社會的志願者們

  正是用自己的生命去影響生命

  不論膚色、不論語言、不論國籍

  他們都當得起我們最真心的贊美

  因爲,沒有一種愛是理所當然!

海南鋪前跨海大橋建設進入上構箱梁安裝階段

平潭縣服務那個酒店賓館特殊有大保健(這全套就)那真一晚多少_█珍珍姐+V芯:87762895〗非誠信█請勿擾〖珍珍姐+V芯:87762895〗半個,小時,美女,我們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點〖珍珍姐+V芯:87762895█

第二看台

春節期間用工再度告急,缺口又達到2200萬!近年來,每年的這個時間都會出現“用工荒”,並且缺口越來越大。那麽,年年有“荒”背後的真正原因是什麽?職業教育改革進入深水區,到底如何才能辦好職業教育?

根源在于兩種矛盾

江蘇建築職業技術學院院長沈士德告訴科技日報記者,企業招不到合適工人的同時,大量的就業人口、特別是農民工卻找不著合適工作,這是一種“鴛鴦火鍋”現象。

這本質上反映出微觀層次的經濟發展矛盾和宏觀層面的社會結構矛盾。“一方面是産業結構轉型升級對技能型人才的需求擴張與我國人口紅利衰減、技能型人才供應不足的矛盾;另一方面是傳統二元制結構下,改革開放成果分享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他說。

常州紡織服裝職業技術學院院長洪霄認爲,目前的問題是高端科技創新型人才、專業技能人才及低端一線技術工人和服務人員呈現供不應求現象,而中端的普通技術人員、行政管理人員出現供給過剩情況。

他以紡織服裝行業爲例。2015年江蘇省紡織服裝産業集群達77個,占全國紡織服裝産業集群的20%;擁有3個千億基地、2個千億市場、1個千億企業,規模以上紡織服裝企業從業人員約130萬人,用工需求量非常大。而全國2015—2017屆畢業生中,只有0.5%—0.7%的學生在紡織服裝行業就業。

洪霄說:“當前,政府相關部門、學校與企業要共同做好用工需求與職業教育的對接,著力構建招生就業聯動機制,優化人才培養結構,是解決矛盾的關鍵。”

除“病根”需政府多措並舉

用工企業又是怎麽看呢?江南集團行政副總裁夏亞芳告訴科技日報記者,近年來,企業爲了解決技術崗位用人問題,先後與多所高校合作,甚至專門開設“訂單班”。

但是,由于專科畢業生享受不到政府在購租住房、特崗等方面的補貼,加上生産一線工作艱苦,且企業遠離城市,這些專門“花錢”培養的“訂單班”學生,都已基本上離開。

記者了解到,這些離職員工,絕大多數從事的已不再是在學校所學的專業,有的去了酒店,甚至有的進了快遞、物流公司。爲什麽他們甯願放棄專業,放棄技術,而去幹技術要求不高的工作?關鍵在于後者工作環境相對舒適、自由,收入更是不薄。

現在,一些企業的老員工,也往往不願意帶徒弟,背後的原因主要是“帶出來了,留不住,不如不帶”。

這也是“用工荒”的一個關鍵問題。

“要讓‘工匠精神’立起來,讓一線技術工人有獲得感,有尊嚴、有地位,必須從體制機制上讓他們得到保障。”夏亞芳說。

辦出特色才有未來

洪霄認爲,高校畢業生及接受技能再培訓教育的産業工人,將是産業用工的主要來源。

但從整體來看,目前高職院校生源質量整體偏低,並且學習時間較短。畢業生的專業素養與企業預期的職業素養存在較大差距。學校在調整專業布局、突出人才配置的同時,要加強與産業、企業的對接。

“若無法對接,就必須強化特色性與差異性,實行錯位競爭,尤其在智能化、個性化消費時代,應考慮如何使學生從求學主體、學校從教學主體,同時轉化爲生産、消費二者兼備的主體,甚至引導企業出于利益需要,主動爲高校服務,並在高校主導下實現所培養畢業生與企業的雙向選擇。”洪霄說。

江蘇理工學院黨委副書記、副校長崔景貴表示,職業教育必須與普通教育“錯位發展、融合發展”,真正辦出特色。要不斷推進職業教育教學改革,努力營造有利于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成長的良好環境。

來源:南方日報網絡版  責編:熱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