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影视理论大全

中国新闻社
首頁 新聞大觀 中新財經 中新體育 中新影視 中新圖片 台灣頻道 華人世界 中新專稿 圖文專稿 中新出版 中新專著

首頁>>新聞大觀>>國內新聞>>

博道基金袁争光:债市收益率仍有下行空间 相对看好可转债_爱基金频道_同花顺金融服务网


2020年08月06日 09:02

柳州柳北區附近那條街服務正在(叫ktv妹子)在全啪找這有全套那一晚上多少_█珍珍姐+V芯:87762895〗非誠信█請勿擾〖珍珍姐+V芯:87762895〗半個,小時,美女,我們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點〖珍珍姐+V芯:87762895█楊冪離婚首談分手原因,王菲和白百何也是同樣的受害者

█珍珍姐+V芯:87762895〗非誠信█請勿擾〖珍珍姐+V芯:87762895〗半個,小時,美女,我們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點〖珍珍姐+V芯:87762895█_

    

    作者:段春娟(山東財經大學副編審,曾編《文與畫》《五味》《人間草木》《說戲》等與汪曾祺相關書籍,並于汪曾祺去世十周年之際,策劃選編紀念集《你好,汪曾祺》等。)

    汪曾祺先生是多面手,腳踏戲劇和文學兩只船,書畫兼擅,還有美食家之譽。雖說如今能作文、亦能畫的才子型作家不少,但多能分得開,畫是畫,文是文,兩檔子事。對于汪先生來說,文與畫是融合無間的,文中有畫,畫中有文。本文嘗試從書畫這一視角切入,走進汪先生的文學世界,探討書畫修養與其文學創作的關系。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自得其樂

    汪先生晚年有兩個願望:一是在中國美術館開一個小型畫展,二是出本書畫集,然而這兩個願望在生前都未實現。在去世近三年後,他的子女整理父親生前畫作,用其稿費自行印制了一本裝幀考究的《汪曾祺書畫集》。這本書畫集是非賣品,只印了千余冊,送給家鄉高郵和生前友好作紀念。

    《汪曾祺書畫集》收錄書畫作品120余件,從中可以窺見汪先生書畫創作的大致風貌,是典型的文人畫,每一幅都值得玩味。書後的“一點說明”指出:“他的書畫與他的文學作品都表達了他這個人的思想和品味,是可以互爲補充的。”這無疑是解人之語。

    汪先生對書畫的態度是“書畫自娛”“自得其樂”,同做美食一樣,是寫作之余的休息、“岔乎岔乎”。他說:“我的畫其實沒有什麽看頭,只是因爲是作家的畫,比較別致而已。”(見《自得其樂》)他還引用晉代陶弘景詩句說“只可自怡悅,不堪持贈君”。當然,這也是老人家的謙虛說法,實則他的書畫作品送人的極多。坊間流傳著很多有關汪先生贈畫的趣聞轶事,到底多少人手頭有,至今仍是未知數。文人雅士自不待言,平頭百姓因爲種種機緣,得到其贈畫似乎也並不難。

    汪先生曾給馮友蘭先生之女、作家宗璞畫過三幅畫,有幅牡丹圖上題贈小詩:“人間存一角,聊放側枝花。臨風亦自得,不共赤城霞。”小詩甚得馮友蘭稱賞,贊其“詩中有人”“不隔”。宗璞也說,汪曾祺的戲與詩、文與畫都隱著一段真性情。

    汪先生給作家張抗抗也畫過牡丹,並題詩:“看朱成碧且由他,大道從來直似斜。見說洛陽春索寞,牡丹拒絕著繁花。”張抗抗忍不住感歎,汪老的詩“耐人品味”。

    兩幅畫雖都無緣得見,但這兩首題畫詩流傳甚廣,足以印證汪先生畫作的品格。

    前段時間,筆者收到東北師範大學的徐強老師發來的一張圖,說是新近看到的汪先生畫作。那是1992年5月,他爲廣州花城出版社的黃偉經畫的蘭花山石圖,上題:“南風薰薰,唯吾德馨。隨筆隨意,鼓瑟吹笙。”黃偉經時任《隨筆》雜志主編,題詩與蘭花契合,又巧妙將“隨筆”二字嵌入其中,風雅有趣。

    1995年,汪先生應邀赴溫州瓯海采風,曾給攙扶他走路的當地少女題字:“家居綠竹叢中,人在明月光裏”,又給其父親開的飯館寫招牌“春來酒家”。離去世兩個月前,汪先生在報上讀到一篇文章《愛是一束花》,大受感動,隨即寫下《花濺淚》一文,還邀好友爲此文寫評論,之嬕环嬎徒o這位素不相識的作者車軍——畫的是幾束盛開的丁香。

    車軍不勝感激,專門送去裝裱,負責裝裱的後生很懂畫,贊曰:“畫好,字好,意也深!”但凡有一點因緣,汪先生便慷慨贈人之嫞坝星蟊貞保@樣的例子不勝枚舉。

    對于自己的書畫作品,除了謙虛,汪先生也頗有些自信甚或自負:“我的字照說是有些基本功的”,“我的畫不中不西,不今不古,真正是‘寫意’,帶有很大的隨意性”。他還說:“畫中國畫還有一種樂趣,是可以在畫上題詩,可寄一時意興,抒感慨,也可以發一點牢騷。”(見《自得其樂》)這些話不啻是理解其書畫作品的最好注腳。

    翻其書畫集,可以看出,汪先生的書畫大抵如此,隨意、隨性,因有寄興而頗多意趣,耐人品味。假若沒有這些書畫作品,沒有這些頗見情趣和品格的口口相傳的故事,汪先生還是不是大家心目中“可愛的老頭兒”?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才子文章

    汪先生創作了數篇以繪畫爲題材的小說,《歲寒三友》《鑒賞家》《金冬心》等都是,足以證明他對書畫不是一般的愛好,而是深入骨子裏的透徹理解和喜歡。

    “歲寒三友”的說法源于傳統繪畫主題——松、竹、梅。而汪先生小說中的三位主人公分別爲開繩廠的王瘦吾、做鞭炮的陶虎臣、介于畫家和畫匠之間的畫師靳彜甫。三位是好朋友,也是貧寒之交,都靠手藝吃飯。當王瘦吾、陶虎臣兩家的生活陷入困頓、在死亡線上掙紮時,靳彜甫毅然決然賣掉了他視若性命的三塊田黃,來接濟兩位老友。這樣的深情厚誼令人動容,人性的醇厚和溫暖躍然紙上。

    《歲寒三友》對靳彜甫的刻畫很“專業”,說他家三代都是畫畫的,山水、人物、翎毛、花卉,什麽都畫,也畫行樂圖和喜神圖,靳彜甫本人喜歡畫青山綠水和工筆人物。小說中另有一個人物季匋民,是位衣食無憂的大畫家,正是他買走了那三塊田黃。其中有一段描寫是季匋民對靳彜甫的對話:“你的畫,家學淵源。但是有功力,而少境界。要變!山水,暫時不要畫。你見過多少真山真水?人物,不要跟著改七芗、費曉樓後面跑。倪墨耕尤爲甜俗。要越過唐伯虎,直追兩宋南唐。我奉贈你兩個字:古,豔。比如這張楊妃出浴,披紗用洋紅,就俗。用朱紅,加一點紫!把顔色搞得重重的!臉上也不要這樣幹淨,給她貼幾個花子!——你是打算就這樣在家鄉困著呢,還是想出去闖闖呢?出去,走走,結識一些大家,見見世面!到上海,那裏人才多!”

    這樣的描述,沒有書畫功底斷不可能寫就。

    而《鑒賞家》中的大畫家季匋民和賣水果的葉三雖然地位、身份相差懸殊,卻是一對難覓的知音,二人在藝術上、精神上是相通的。小說中寫道:“季匋民最佩服李複堂。他認爲揚州八怪裏李複堂功力最深,大幅小品都好,有筆有墨,也奔放,也嚴謹,也渾厚,也秀潤,而且不裝模作樣,沒有江湖氣。”這哪裏是在寫季匋民,分明在寫自己對李複堂的態度。小說中季匋民畫了畫,葉三都能說出好在何處——

    季匋民畫了一幅紫藤,問葉三。

    葉三說:“紫藤裏有風。”

    “唔!你怎麽知道?”

    “花是亂的。”

    “對極了!”

    季匋民提筆題了兩句詞:

    “深院悄無人,風拂紫藤花亂。”

    …………

    對話簡潔傳神,是在說對一幅畫的鑒賞。如果沒有書畫方面的修爲,沒有深厚的傳統文化底蘊,何以能寫出這樣的小說?

    《金冬心》則寫了一場豪宴,大鹽商程雪門宴請新到任鹽務道鐵保珊大人,請揚州八怪之首的大畫家金冬心作陪。宴會中行“飛紅令”,情急之下,程雪門胡謅了一句“柳絮飛來片片紅”,正當大家對這句邏輯不通的杜撰詩句起哄之際,金冬心憑著自己的捷才作詩一首:“廿四橋邊廿四風,憑欄猶憶舊江東。夕陽返照桃花渡,柳絮飛來片片紅。”並說這是元人詩句,替程雪門大大挽回了面子。程雪門爲表謝意,第二天給金冬心送來一千兩銀子。小說此前還有鋪陳,說靠賣畫爲生的金冬心,手頭正緊,趕畫了一批燈籠畫,想請金陵的才子袁枚幫著賣掉換些錢用,不料畫被如數退回,他心心念念的十盆箭蘭也沒錢買。得到程雪門的銀子後,他立刻把那蘭花買回家。

    黃裳先生評價《金冬心》:“值得一說的是他的《金冬心》。初讀,激賞,後來再讀,覺得不過是以技巧勝,並未花多大氣力就寫成了,說不上‘代表作’……後來重讀,覺得這正是一篇‘才子文章’,摭取一二故實,穿插點染,其意自見,手法真是聰明,但不能歸入‘力作’。”

    這樣的題材,這樣的描摹和把握,非汪曾祺莫屬,說是“才子文章”毫不爲過。

    小橋流水

    除了小說,汪先生寫過大量與書畫相關的散文隨筆。《徐文長的婚事》《徐文長論書畫》《齊白石的童心》《張大千與畢加索》《潘天壽的倔脾氣》《張郎且莫笑郭郎》等,皆取材于不同年代的畫家。只有對他們了然于胸,才會摭取其中旨趣加以點染,寫成文章。《看畫》《寫字》《談題畫》《題畫二則》《書畫自娛》《自得其樂》《文人與書法》《文章余事》《只可自怡悅,不堪持贈君》等,寫的都是他個人對書畫的體會、相關經曆、創作心得等內容。

    從這些文章中不難看出,汪先生之于書畫,有著深厚的底蘊,不是半路出家,而是從小耳濡目染,形成穩定的特長和興趣,並相伴終生。筆者在2005年選編了一本《文與畫》(山東畫報出版社出版),其中所選多爲汪先生談書畫的文章。據說不少讀者正是通過此書得以了解汪先生在書畫方面的才情。

    汪先生的創作談,很多經驗來自于書畫。比如談到語言問題——汪先生非常重視語言,把語言的重要性推到極致,認爲“語言不只是形式,本身便是內容”,他說:“中國人寫字,除了筆法,還講究‘行氣’。包世臣說王羲之的字,看起來大大小小,單看一個字,也不見怎麽好,放在一起,字的筆畫之間,字與字之間,就如‘老翁攜舉幼孫,顧盼有情,痛癢相關’。安排語言,也是這樣。一個詞,一個詞;一句,一句;痛癢相關,互相映帶,才能姿勢橫生,氣韻生動。”(見《揉面——談語言》)在他看來,語言和寫字一樣,都要前後呼應、相互兼顧。

    談到短篇小說創作,汪先生認爲這與人的氣質有關,有人氣質如大江大河,適合長篇巨制,而他自己則是小橋流水式的,只能寫短篇,就像“倪雲林一輩子只能畫平遠小景,不能像範寬一樣氣勢雄豪,也不能像王蒙一樣煙雲滿紙”。(見《晚飯花集》自序)

    在《小小說是什麽》一文中,汪先生說:“小小說是鬥方、冊頁、扇面。鬥方、冊頁、扇面的畫法和中堂、長卷的畫法是不一樣的……可以說,小小說是空白的藝術。中國畫講究‘計白當黑’。包世臣論書,以爲應使‘字之上下左右皆有字’。因爲注意‘留白’,小小說的天地便很寬余了……小幅畫尤其要講究‘筆墨情趣’,小小說需要精選的語言。”你看,這完全是套用的畫論。

    談到“創作的隨意性”,汪先生舉齊白石畫荔枝、鄭板橋的“胸有成竹”等例,說明作文和寫字、畫畫一樣,作品完成以後不會和構思時完全一樣,“殆其篇成,半折心始”。

    在談到自己的氣質,汪先生說:“我永遠只是一個小品作家。我寫的一切,都是小品。就像畫畫,畫一個冊頁、一個小條幅,我還可以對付;給我一張丈二匹,我就毫無辦法。”

    在汪先生看來,書畫和文學是相通的,書畫之道同樣適用于文學創作。他曾自稱是也寫小說也寫戲曲的“兩棲類”,加上書畫的造詣,說成“三棲類”也不爲過。可以肯定地說,如果沒有書畫創作的切實經驗和體悟,沒有書畫方面的深厚學養,他的文學世界不會是這個樣子。從這個角度言,汪先生是難以模仿的,即便是學,得到的也僅是皮毛而已,那些傳統文化的修養源于幼年的滋潤浸染,豈是一日兩日之功。

    融入血液

    汪先生對書畫可說是“情有獨鍾”,對于沒有專門去從事繪畫,他曾不止一次地表達過遺憾。“我小時候沒有想過寫戲,也沒有想過寫小說。我喜歡畫畫。”(見《兩棲雜述》)其散文《臘梅花》曾這樣結尾:“我應該當一個工藝美術師的,寫什麽屁小說!”而在《西南聯大中文系》一文中,他也曾寫道:“我要不是讀了西南聯大,也許不會成爲一個作家。至少不會成爲一個像現在這樣的作家。我也許會成爲一個畫家。如果考不取聯大,我准備考當時也在昆明的國立藝專。”

    命運就是這麽弄人,汪先生沒能如願成爲畫家,卻成了作家。難得的是,他將看畫的習慣、對書畫的興趣保持終生,從小學、中學、大學,及至做了編劇、享譽文壇,都“以畫名”。

    初二時,汪先生曾畫過一幅墨荷,裱出後挂在了成績展覽室,那是他的畫第一次上裱。上西南聯大後,在“西洋通史”課上,他交了一張作業——馬其頓國的地圖,教這門課的皮名舉先生有這樣的評價:“閣下之地圖美術價值甚高,科學價值全無。”

    因字寫得好,西南聯大中文系的很多布告均出自汪先生之手(見馬識途著《想念汪曾祺》)。他在沽源畫過《馬鈴薯圖譜》和《口蘑圖譜》,一是淡水彩,一是鋼筆畫,也算是書畫才情的另一種發揮。在北京京劇團作編劇時,他因字好,有一段時間專門寫字幕,在寬不過四寸的玻璃紙卷上用蠅頭小楷豎行書寫,而且不能出錯。

    20世紀80年代後,因《受戒》等一批小說的發表,60多歲的汪先生複出文壇並享有盛名,畫名亦隨即遠揚。

    畫家黃永玉說汪先生懂畫——他們是朋友,當年在上海時與黃裳一道被稱爲“三劍客”:“我的畫只有他一個人能講。我刻了一幅木刻,《海邊故事》,一個小孩趴在地上,腿在後面翹著。他就說,後面這條線應該怎樣怎樣翹上去再彎下來,我按照他的意見刻了五張。”“(二十世紀)五十年代,爲了幫我理解齊白石,他還專門爲我寫了一篇小文章《一窩蜂》,只給我看的,沒有發表過,稿子應該還在。他沒有見過齊白石,但用小說樣子來寫。清晨,老人聽到窗戶外面咣當響了一聲,是有人掀開蓋煤爐的蓋子。老人起來走到院子裏,又拿來不同顔料調,紅的,黃的。走到畫案前,開始畫藤蘿,藤蘿旁再畫蜜蜂,一只蜂,兩只蜂,簡直是一窩蜂……他死了,這樣懂畫的朋友也沒有了……要是他還活著,我的萬荷堂不會是今天的樣子,我的畫也不會是後來的樣子。”(見李輝著《高山流水,遠近之間》)

    天生的奇才,是家庭與社會適逢其時地遇合與促成,無法模仿也不可複制。汪先生身上有著濃郁的傳統文化背景,他出生在書香門第,祖父是清末“拔貢”,家道殷實。年幼時臨過的字帖不少,大字小字都練過,《圭峰碑》《閑邪公家傳》《多寶塔》《張猛龍碑》等,這奠定了他書法的底子。

    畫畫雖沒師承,也沒專門學過,可汪先生的父親多才多藝,琴棋書畫無所不能,父親作畫時他就站在邊上看,有時幫著抻抻紙,作畫的技巧如勾筋、布局、設色等就這樣看在眼裏、記在心裏。讀畫的機會也多,家中藏有不少珂羅版的古畫,他翻來覆去地看,很早就培養了識畫的才能,對陳白陽、徐青藤、八大的畫,“乃大好之”。那些談藝類的雜書,諸如余澹心的《板橋雜記》、包世臣的《藝舟雙楫》等,也都年幼時即有所涉獵。

    在《苦瓜是瓜嗎》(寫于1986年)一文中,汪先生這樣寫道:“‘苦瓜’之名,我最初是從石濤的畫上知道的。我家裏有不少有正書局珂羅版印的畫集,其中石濤的畫不少。我從小喜歡石濤的畫。石濤的別號甚多,除石濤外有釋濟、清湘道人、大滌子、瞎尊者和苦瓜和尚。”一篇飲食類文章,卻從畫入手,寫得跌宕起伏、搖曳多姿,從中亦可看出他不一般的童子功。

    汪先生少年時打下的書畫功底,隨著年齡、閱曆的增加,慢慢發酵。初中時放學回家,一路上東看西看,畫畫的、裱畫的都不錯過。到了大學,但凡與之嬒嚓P的,他都有興趣。泡茶館,愛看茶館的匾額、飾壁的之嫞还漶旬嫷辏豢炊鲙熒驈奈南壬各種收藏,跟著他到處閑逛看一些之嬈崞鞯龋唤趟麧h魏六朝詩選課的楊振聲先生還專門邀他到住處一起欣賞姚茫父的冊頁。

    在沈從文先生引薦下,1948年,汪先生曾做過一段時間的曆史博物館職員,這讓他有機會看了不少之嫛K麗劭串嬚梗е胰巳タ蠢L畫展覽、故宮的之嫷取畠和舫貞洠焊赣H對故宮書畫館的展品非常熟悉,如數家珍。

    書畫方面的修養慢慢精進,融入血液,化爲精神。如果不深谙此道,根本不會有那麽多文畫相通的體驗,也不會創作出那麽多以書畫爲題材的小說及散文,更不會多年不動筆,一旦機會來臨,立馬顯出不一般的繪畫才能。過硬的童子功,多年的浸染,讓中國傳統的書畫精神和汪先生其人其文融爲一體了。

    會畫畫,對汪先生的創作多有影響。這一點他自己也深以爲然:“喜歡畫,對寫小說也有點好處。一個是,我在構思一篇小說的時候,有點像我父親畫畫那樣,先有一團情致,一種意向。然後定間架、畫‘花頭’、立枝幹、布葉、勾筋……一個是,可以鍛煉對于形體、顔色、‘神氣’的敏感,我以爲一篇小說總得有點畫意。”(見《兩棲雜述》)

    在《我的創作生涯》中,汪先生又談道:“我的喜歡看畫,對我的文學創作是有影響的。我把作畫的手法融進了小說。有的評論家說我的小說有‘畫意’,這不是偶然的。我對畫家的偏愛,也對我的文學創作有影響。我喜歡疏朗清淡的風格,不喜歡繁複濃重的風格,對畫,對文學,都如此。”

    這些話都是夫子自道,也是理解汪先生小說創作的門徑之一。

    作爲一位書畫兼擅的知名作家,對于當代畫壇,汪先生也有自己的看法,並提出意見:“我建議美術學院的中國畫系要開兩門基礎課,一是文學課,要教學生把文章寫通,最好能做幾句舊詩;二是書法課,要讓學生臨帖。”(見《談題畫》)他還說:“一個畫家,首先得是個詩人。”(見《題畫二則》)

    這些話頗富建設性,不知書畫界的專家學者是否以爲然。

    學人小傳

    汪曾祺,小說家、散文家、戲劇家。1920年出生于江蘇高郵,從小受到良好的傳統文化教育和藝術熏陶。1939年就讀西南聯大中文系,師從沈從文、聞一多、朱自清等,文學之路由此起步。1949年出版短篇小說集《邂逅集》,在文壇嶄露頭角。新中國成立前當過中學教員、曆史博物館職員等。1950年起先後任《北京文藝》《說說唱唱》《民間文學》編輯,接受了民間文學的諸多滋養。1962年到北京京劇團任編劇,直至離休,是現代京劇《沙家浜》劇本的主要改編者。1963年小說集《羊舍的夜晚》出版。新時期創作了《異秉》《受戒》《大淖記事》《歲寒三友》等一批風格獨特的小說,出版有小說集《晚飯花集》《菰蒲深處》《矮紙集》,散文集《蒲橋集》《晚翠文談》《塔上隨筆》《獨坐小品》《旅食集》《逝水》等。1997年5月16日因病搶救無效去世,享年77歲。

    《光明日报》( 2019年02月25日 11版)

    馮偉一邊理發,一邊與老人拉家常

    家住外區的阿姨也慕名而來

    除了老人,馮偉還爲殘疾朋友剪頭發

    帶上剪頭工具奉獻滿滿愛心

    在秋實小區側門旁邊,有一家名叫“思遇美業”的理發店,店主馮偉是名90後小夥,理發手藝好、收費低,更爲人稱道的是,他堅持爲65歲以上老人免費理發,其善舉得到了街坊鄰居肯定。

    2月20日下午,記者在秋實小區,經附近居民紛紛熱心指路,繞過幾條巷子,終于找到了馮偉和他的理發店。此時,店內顧客盈門,幾名店員正忙著爲客人設計發型。面對記者,馮偉一開始有點推辭,但考慮到不辜負街坊鄰居的熱情和好意,最終還是說出了自己的故事。

    “洗頭小哥”有愛心帶著夢想敢闖蕩

    1995年出生的馮偉,有夢想,敢闖蕩。15歲那年,爲了學習一門出色的手藝,他不遠千裏從老家來到了大渡口。從最初的洗頭小哥,到如今店內的高級技師,他用了整整9年。2018年,他和夥伴們創立了“思遇美業”理發店。從那時起,他暗自下定決心,只要自己具備條件,就一定要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敬老院內有百余位老人,單靠這裏的工作人員爲他們剪發是很累的,既然我們有幫助他們的條件,爲什麽不去做呢?”說起義務理發的初衷,馮偉告訴記者,“每個人都有老去的一天,他們需要陪伴,也需要愛護。對我們年輕人來說,爲老人做些力所能及的事遠比在店裏剪發賺錢更有意義!”

    “快進來暖和暖和。你看,我這後邊的頭發又長了,這次給我修修後邊,前邊的就不動了吧。”72歲張婆婆見到馮偉他們到來,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一手撐著房門,一手拉住馮偉噓寒問暖。馮偉店內的幾名員工,平均年齡只有25歲,最小的只有18歲,而他們,卻與敬老院的老人打成了一片。

    “奶奶,好久不見,想我了沒?我怎麽感覺您又年輕了呢!”馮偉和店員上前拉住了老人的手打趣道。

    因爲感恩外婆萌生免費理發念頭

    15歲出道,20歲當師傅,24歲合夥開店。一路走來,馮偉一直不忘外婆的教誨,完成了人生的每一次蛻變。

    理發店自去年開業,每天店內顧客盈門,平時除了正常爲客人理發燙發外,馮偉和店員還爲有需求的老人們免費理發,在很多人眼中,這是“虧本”的買賣,但在馮偉看來卻是值得的。

    從小跟著外婆長大的馮偉,一直有一個“心結”。“外婆每次打算去理發,都會糾結很久,爲了把理發的錢節約下來給家裏添補夥食,老人從來都是自己用剪刀,隨意修剪一下便完事。”馮偉告訴記者,“長大後,學得一技在手,本想可以幫外婆剪頭發了,可是外婆已經去世了,每次想到這,我的心就好痛。”

    于是,馮偉萌生了要爲老人免費理發的想法,想把這份未完成的心願,留給需要的老人們。“現在有自己的店,心願終于實現了。舉手之勞就能爲老人服務,我很開心。”馮偉說,和朋友合夥開店之後,他就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沒想到大家一拍即合。另一股東雖不常來店裏,但平時也一直很支持這項免費服務。

    設立敬老服務點感動了許多老人

    今年74歲的唐安貴患有多種疾病,常年臥床,走進老人的家門,馮偉說:“唐爺爺,我來了!”老人努力坐起來,揮手向馮偉打招呼。隨後,馮偉搬了一把椅子到屋外,半扶半抱著老人坐到椅子上,然後熟練地擺好理發工具,展開圍布給老人系好。“唐爺爺,頭側一下,我開始剪了……”馮偉一手拿著推子,一手拿著梳子,動作娴熟。

    采訪時,記者發現馮偉話不多,他表示,幫老人們理發,自己也收獲了很多。第一次給唐安貴爺爺理完發,當他攙扶老人回屋子時,老人沒有說話,卻塞給他10塊錢,老人的感激,他表示能理解,但錢肯定不會拿。患有老年癡呆的李奶奶不讓任何陌生人走進家門,但她唯獨能認出馮偉,每次理發結束離開時,李奶奶一定要塞給他一個蘋果。馮偉說:“我知道,這都是老人們用不一樣的方式表達著最真摯的感情。”

    2年來,馮偉一直默默地給老人理發,從不張揚。“我們一開始並不知道,唐安貴老人的子女有次來社區辦事,說起這件事,我們才知道。”錦城社區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後來爲了讓社區內更多有需要的老人知道可以免費理發這件事,馮偉和社區居委會商量,可以設立一個敬老理發服務點,爲有需求的老人免費理發。

    愛從“頭”開始將外婆的教誨傳承下去

    “這位‘90後’小老板心地善良,給我們老年人理發不要錢,剪得也好,大家都說他好。”馮偉的一位“老顧客”郭婆婆稱贊說,自己在這裏理發有大半年了,基本上一個月來一次,有時候老板親自理,有時候其他師傅理,都很認真,不糊弄人。

    一傳十、十傳百,附近的老人聽說後,紛紛選擇來店裏理發,基本每天就有五六個老人。按照一天5個老人來算,2年來,馮偉和小夥伴已經爲千余人免費理發,這也意味著白白“扔”掉了幾萬元的收入。

    當記者問及爲什麽堅持做這件事時,馮偉說:“我跟著外婆長大成人,她教會我許多做人的道理。外婆常說,人這一輩子要做善事、懂惜福、懂感恩,並且牢記別人給予自己的恩惠,在有能力的時候盡力報答,沒有比這樣的行動更大的善良了。”

    馮偉說:“個人經曆不同,選擇的生活方式也不同,現在我選擇的就是力所能及地幫助別人。只要我還做這行,只要大家不嫌棄,我還會繼續爲大家服務,將外婆的教誨一直守下去!”

相關文章

  • 年終獎何以成爲節後離職的導火索?
  • 甯願買莆田鞋也不去買正品鞋!!!
  • 國軒高科:預計到2020年實現軟包電池量産
  • 11樓墜下,深圳這名15歲中學生奇迹生還
  • 歐陽娜娜透明行李箱火了!看清裏面的私人物品,網友:長不大啊!
  • 券商股午后再次发力 兴业证券强势涨停

  • 分類新聞查詢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网站地图
    喷砂机 噴砂房--<a href="http://huayneuacmu.com/?ProductView.asp?/621.html" target="_blank">神马影视理论大全</a>